1. <wbr id="oi9vd"><legend id="oi9vd"></legend></wbr>
      <wbr id="oi9vd"><legend id="oi9vd"></legend></wbr>
    2. <meter id="oi9vd"><thead id="oi9vd"></thead></meter>

              <form id="oi9vd"><th id="oi9vd"></th></form>
            1. <sub id="oi9vd"></sub>
              1. <form id="oi9vd"><legend id="oi9vd"></legend></form>

                1. <wbr id="oi9vd"></wbr>

                  <var id="oi9vd"><code id="oi9vd"></code></var>
                  <sub id="oi9vd"><listing id="oi9vd"></listing></sub>

                  線上健身是偽概念還是真需求?

                  2020-11-18 12:32:58 翟子瑤

                  4.jpg

                  文/ DoNews 翟子瑤

                  責編/ 楊博丞

                  伊一兩年前進健身房時還是一個健身小白,辦了卡后在健身房“咣咣砸鐵”,后來因為膽子小和膝蓋不好,花錢請了私教。在經歷了五個半月系統的運動與飲食搭配后,鏡子里肉眼可見的身體線條讓她為之驕傲。

                  疫情發生后,伊一擔心疫情反復,買了劃船機,結合自己買的線上課程,開始在家鍛煉。這是「DoNews」在探訪健身用戶中比較有代表性的案例,相信大多數有過健身體驗的用戶,都可以在伊一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

                  近兩三年以來,傳統健身房病態的商業模式導致用戶對健身房賣卡賣課的方式反感抵觸,疫情的發生更加催生了傳統健身房的倒閉趨勢。而超級猩猩、樂刻、光豬圈等更加新型的健身房不斷得到用戶認可,讓健身小白們有了更多走進健身房鍛煉的動力。

                  線上健身模式也在疫情的“推波助瀾”下走進更多用戶的視野。同時給更多新型健身場館帶來了更多成交金額。

                  據悉,“雙11”期間,超級猩猩從11月10日0時至11月10日24時,有26578名用戶參與活動,充值金額達1億元。另外超級猩猩表示,充值金額隨時可退,有效期長達36個月。樂刻運動數據顯示,從11月9日0點至11月12日24點,樂刻全平臺雙十一活動共產生55.1萬個訂單,銷售總額達1.71億元,同比增長54.1%。平均單店增長23.3%,

                  線上健身的模式逐漸得到用戶的認可,盡管目前中國的健身市場仍不成熟,但我們看到了新興的模式在逐漸提高整個健身市場的良性發展。線上健身項目也成為投資人今年的投資賽道之一。

                  資本助推

                  根據三體云動數據中心不完全統計,2020年上半年國內健身行業共有14起融資,相比于2019年上半年國內健身投融資為10起,同比增長40%。Keep以8000萬美元成為2020年上半年國內健身融資金額最大的一個項目。

                  而國外受疫情影響,健身行業共有31起融資事件中主要集中在線上。涉及領域包括健身APP、線上健身、家庭健身、健身房、服務商等領域,融資金額最大的項目來自家庭健身領域的Mirror為5億美元。

                  Peloton日前公布的最新財報顯示,其最新季度收入為7.579億美元,環比增長20%,同比增長232%。Peloton與碧昂斯合作,雙方合作創建了一系列主題鍛煉課程,包括室內騎自行車、跑步、力量、瑜伽和冥想等。

                  從國內外的數據來看,國外線下健身場館損失巨大。而線上健身崛起,線上健身的模式也在今年得到了更多用戶的認可。

                  「DoNews」了解到,奧運冠軍陳一冰與國內資深健身教練和營養師發起了線上減脂營的活動;KT動感單車的線上減脂營在疫情期間用戶量不斷上升,也給線下場景帶來了更多用戶增量;具有互聯網基因的超級猩猩與樂刻在線下健身房恢復后也延續了線上健身課程板塊,同時做了更多改進與迭代,

                  線上健身的模式在時間和空間上給了用戶和教練更多的發揮空間,但并不適用于每個健身用戶。

                  “我當時還算比較幸運,找到了靠譜的教練幫我制定計劃,后來因為工作變動,換了城市,健身基本靠自己和購買線上課程鍛煉。”伊一告訴「DoNews」,線上課程更適合有一定訓練基礎,自己會練基本動作的人群,才能保證動作準確和訓練效果。

                  用戶價值高于商業價值

                  “Keep中的免費課程夠我練了,為什么還要充會員?”

                  Miko也是一個資深健身愛好者,健身房、團操課、瑜伽等課程她都在線下健身房完成的。而突如其來的疫情一方面讓她的健身卡廢棄了半年,疫情期間在家跟著視頻課程上課鍛煉也培養了她在線健身的習慣。當線下健身房恢復,出于時間方便、訓練效果以及擔心健身房關停等因素,她并沒有再去健身房鍛煉。而是選擇了B站的健身博主和Keep的健身教學視頻。

                  Keep在疫情期間得到了更多的用戶增長,但用戶的付費意愿較低。Keep雖然擁有可觀的用戶價值,但商業價值卻面臨尷尬的境地。

                  傳統健身房顯示出來的弊端越來越多,教練銷售角色明顯,流動性大,水平參差不齊,健身房關停、倒閉給了用戶極大的不安全感。按次付費的超級猩猩、光豬圈、按月付費的樂刻等具有互聯網基因的新型健身房得到市場和用戶的認可。

                  疫情期間,不能開放線下健身房的日子里,線上健身課程也給予了用戶一定的運動陪伴,養成了一部分用戶的運動習慣。

                  KT動感單車以動感單車的方式入駐公司、高校以及部分城市公寓,滿足了用戶碎片化社交場景運動的需求。其創始人秦星在后臺數據發現,經常會有同一位置的兩三輛單車在同一時間開始、同一時間結束的情況。據他猜測,有的用戶會結伴騎行單車,同時還可以利用單車內的PK游戲功能,多人一起PK速度和里程。即便健身小白,也可以毫無門檻的進行簡單的運動。

                  樂刻線上負責人鄧西傳告訴「DoNews」,“線上課程是很好的服務延申,能覆蓋很多線下覆蓋不到的人群。他們對時間和空間的靈活度的要求更高,或者是經常出差、加班、需要陪孩子,或者附近沒有健身房,或覺得往返于健身房和公司、家庭比較麻煩。移動端的產品就很好的解決他們的需求。”

                  超級猩猩線上課程負責人Gama也在線上課程中意外發現,寶媽成為超級猩猩線上課程的主要群體之一。“由于在家照顧孩子,她們很難抽時間去健身房鍛煉,線上課程給了她們提供了家庭健身場景的便利。”

                  據「DoNews」了解,線上課程在不同場景下滿足了用戶無法走到健身房的運動需求,但價格普遍較低,在盈利空間上需要有更大的用戶量來滿足商業價值,更多的還是作為用戶運動健身的補充形式。

                  更加重視服務

                  “媽媽,一冰叔叔的肩膀好粗壯。”一邊看視頻中奧運冠軍陳一冰的手臂,一邊手舞足蹈的跟著視頻運動練習,但動作做的是錯的。

                  5分鐘左右的健身視頻里,陳一冰每天為用戶詳細拆解一個訓練動作,為期28天的減脂營,會員將會跟著陳一冰學會一套包括臀腿肩背核心等可以練到全身大小肌群的健身動作。這也是陳一冰在北師大上課中以及在多種課程錄制場景下探索出的一套運動方式。

                  其項目負責人吳婧稱,“一冰在之前的課程錄制中發現,有的用戶更多關注奧運冠軍陳一冰本人,會忽視他做的準確動作,當動作設計復雜時,用戶看視頻會做不對動作甚至會受傷,后來一冰研發設計了一套運動小白可以居家訓練的運動,幫助用戶建立正確的動作模式。”

                  減脂營中除了運動之外,專業的營養師也會給會員制定食譜,按照碳水、蛋白質、脂肪三大營養元素根據不同會員的體質搭配營養餐,讓用戶健康地瘦下來。

                  同樣,在KT運動的線上減脂營中也是運動健身小白居多,專業健身教練與營養師在社群內帶領會員運動,每天制定不同的運動課程,為用戶私人定制減脂餐。

                  同時,每個班內10人以內,同時配備一個教練、一個班主任、一個監課,隨時解答用戶的問題。群內每天的運動、飲食打卡也讓更多人堅持下來。KT動感單車創始人秦星透露,每期三天體驗課以及14天的減脂營中,課程復購率為70%以上。

                  而在運動為主的樂刻線上減脂營中,早上的團課教練會有Morning call 提醒會員起床上課,很多習慣早上七八點訓練的用戶也免去了去健身房路上的時間成本,而教練也需要在上課的過程中重視上課的氣氛調節,同時注意到會員的訓練狀態。鄧西傳發現,早上7-8點,或者晚上20:30-21:30,在線下為非高峰時段,在線上卻是高峰期。

                  Gama補充道,超級猩猩的線上課教練也經過了培訓和挑選,線上課程對于教練的要求更高,風格與線下課不同,教練需要在經過培訓與測試后,才會開設線上課程。

                  課州求健學院導師組督導、華東師范大學、運動人體科專業博士程宇明從事健身行業十多年,他告訴「DoNews」,“線上授課對于教練傳遞知和技能的能力要求更高,相比于一對一,怎么用恰當的方式讓受會員接受教練的信息更有難度。教練在授課的過程中,課時與授課計劃需要具有一定思路性的,需要對會員的運動目標有一定引導。更多從思路啟發會員如何練,這樣才能讓線上課程更好地發揮價值。

                  為線下場景引流

                  我們看到了更多線上健身課程以及健身機構做出了線上模式的拓展。但從目前的市場空間來看,線上依然還是對線下的補充,需要靠大量的用戶量才會有更大的盈利空間。更多地是為線下場景引流。

                  正如程宇明所說,線上減脂營最終也還是要引流到線下,更線下健身帶來更多的機會。“我認為,在未來,線上線下相結合的方式會比較流行。”

                  KT動感單車創始人秦星也認為,線上健身與家庭健身也有一定區別。家里始終是一個讓人們感到放松休息的場景。即便在家中買了跑步機、橢圓機、單車等健身工具,時間不長也會成為晾衣架等擺設工具,這也是他的單車沒有設置在家庭場景的原因之一。

                  在陳一冰發起的減脂營中,發現有更多40歲以及50歲以上更加注重健康養生的用戶。在每天群內打卡的會員中,有的還去激活了自己買過沒用的健身房卡。有會員說,一冰的運動理念讓他們有了走進健身房的欲望。

                  程宇明認為有四類人群適合選擇線上健身的方式:

                  工作時間緊張工作時間緊張,適合利用碎片化時間運動鍛煉的人群

                  處于好奇心想嘗試健身的人群

                  在健身消費中投入相對較小的用戶

                  有一定訓練基礎和學習能力比較強的用戶

                  同時,用戶在線上健身、買課程之前需要對自己的健身目標和效果有一定認知,觀看多個健身博主以及健身機構的課程模式,選擇適合自己的健身方式和思路。

                  “線上健身課程可以在更短的時間內花最少的投入學百家之長。但最好還是在選擇線上之前花錢請私教上十幾二十節課讓自己對運動訓練有一定認知基礎效果更好。”程宇明說道。

                  哈佛大學畢業生紐約連鎖健身房 Refine Method 創始人 Brynn Putnam創立的Mirro健身擁有一個大型垂直壁掛式顯示器,既可用來播放鍛煉視頻,又可作為鏡子供用戶查看自己的儀態,只要將這面“鏡子”懸掛在墻上,展開瑜伽墊,Mirror用戶就可以跟隨LED屏幕上的健身課程訓練。

                  Mirror健身鏡還可以顯示用戶的實時心率、實時動作以便糾正畸形動作。此外,用戶還可以訂閱一對一私教服務,獲得更好的訓練指導。

                  目前,在線上健身模式不斷發展的過程中,除了用戶本身的訓練效果以及運動基礎,線上場景還有更多技術方面的發展空間,中國家庭健身場景也大多借鑒于北美模式。

                  因此,當技術不斷成熟,也勢必會給線上健身帶來更多機會,而在技術與內容課程方面,國內還有更多發揮空間。

                  相關文章

                  {{news.title}}

                  {{news.timeFormat}} {{news.author}}

                  正在加載......
                  欧洲性开放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