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wbr id="oi9vd"><legend id="oi9vd"></legend></wbr>
      <wbr id="oi9vd"><legend id="oi9vd"></legend></wbr>
    2. <meter id="oi9vd"><thead id="oi9vd"></thead></meter>

              <form id="oi9vd"><th id="oi9vd"></th></form>
            1. <sub id="oi9vd"></sub>
              1. <form id="oi9vd"><legend id="oi9vd"></legend></form>

                1. <wbr id="oi9vd"></wbr>

                  <var id="oi9vd"><code id="oi9vd"></code></var>
                  <sub id="oi9vd"><listing id="oi9vd"></listing></sub>

                  快訊

                  飛書如何打造“飛效應”?

                  深響 2020-11-20 12:10:49

                  文章經授權轉自公眾號:深響(ID:deep-echo)作者: 鴻鍵

                  一場疫情,讓遠程辦公迅速得到普及,熱潮當中,互聯網大廠出品的協同辦公產品屢屢成為市場焦點。隨著數字化工作方式進一步滲透到各行各業,從字節跳動內部“走出來”的飛書又有了新的動作。

                  11月18日,飛書在北京舉辦了“2020飛書未來無限大會”。會上,飛書推出產品的新版本“π”,發布了獨立APP“飛書文檔”,且在視頻會議、即時溝通等功能上都宣布了重大更新。此外,飛書還發布了“啟飛計劃”,并邀請物美、小米等企業高管到場分享了關于飛書的使用體驗。

                  這是飛書對外舉辦的第一次發布會,同時也是一場“遲到”的大會。

                  從公司內部走向外部市場,飛書的商業化已經進行了一年多,小米、物美、華潤、蔚來、真格基金等企業都是飛書的客戶。之所以到這時才舉辦發布會,飛書總裁張楠向包括「深響」在內媒體透露,其實飛書本打算在年初舉辦大會,但因為疫情延后到了現在。

                  某種程度上,延后舉辦的“飛書未來無限大會”處在一個微妙的時間點。疫情影響逐漸減弱,遠程辦公的熱度也有所下降,“飛書未來無限大會”相當于給市場提供了重新看待協同辦公產品的視角。

                  與此同時,飛書的緣起、和字節跳動的關系、以及在商業化上的思考等諸多問題,也都在這次“首秀”中一次性得到全面解答。

                  “飛效應”的魅力

                  “我們希望能夠打造一款這個時代需要的、趁手的產品。”在演講中,字節跳動副總裁謝欣如此表示。

                  談及創造飛書的初心,謝欣先回憶了公司早年辦公的情況:在字節跳動成立的最初幾年,公司曾使用過市場上所有主流的辦公軟件,但沒有一個能完全滿足需求,字節跳動開始萌生“自己做一個”的想法。

                  字節跳動副總裁謝欣

                  實際應用中,字節跳動發現市場上的各種工具“跟不上這個時代”。盡管20多年來世界發生了巨大變化,但人們的辦公場景似乎還是老樣子。以Word為例,這款1997年誕生的產品至今仍是全球最重要的生產力工具,這里面顯然有哪里出了問題。

                  從痛點出發,謝欣把辦公工具市場的問題總結為三點:

                  生產力工具嚴重缺乏變革:產品應該面向屏幕,并且手機閱讀體驗友好,而不是面向打印機。此外,產品應該方便團隊共同使用、創作和交互。

                  工具對組織的影響:工具應該激發員工的智慧,而不是讓員工抗拒。

                  B端產品用戶體驗:和C端產品相比,B端產品的用戶體驗并不友好。

                  上述經歷和思路便是飛書的起點。2017年,字節跳動在全公司推廣使用飛書,公司內部的協作統一到了飛書平臺上。此后,飛書又進一步拓展市場,成為字節跳動的TO B產品。

                  隨著飛書商業化的不斷推進,字節跳動輸出的不僅是飛書這個工具,而是一種“下一代的工作方式”。

                  關于字節跳動為什么能快速崛起,外界有各種分析,其中屢屢被提及的是字節跳動創新的管理方式。在以往,要想“偷師”某個企業內部的運行方式,靠的一般是挖人,也有相關的咨詢公司提供這類服務,但要了解字節跳動,可能不用這么大費周章。

                  在闡述飛書的產品理念時,謝欣喜歡講“The tools we use shape the way we work(我們使用的工具塑造了我們的工作方式)”。如其所言,飛書的存在深深影響了字節跳動的工作效率和管理模式,企業的工作方式已經充分體現在了辦公工具上。

                  效率方面,飛書聚集了IM溝通、文檔協作、日程記錄等各個辦公場景的高頻功能,省去了員工用于切換賬號的時間成本。此外,由于各項功能之間可以引用互動(比如在云文檔中可以插入日程,同時還能對日程進行評論和互動),溝通效率也大幅提高。

                  基于底層能力的打通,飛書還通過一些交互細節上的創新,讓信息得以透明地流動。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當飛書用戶在云文檔中@某人時,文檔會自動為對方開啟編輯權限,并以消息的方式提醒對方。這不僅省去了“開通權限-告知對方-來回切換”的繁瑣操作,更讓信息能更全面、透明地展示給參與者。

                  這其實是字節跳動“Context, not Control”理念的體現。傳統的管理模式是“集中式”管理:所有的信息都匯總到一把手,員工僅僅是執行者。但在飛書里,新進群的人可以看到工作群所有的歷史信息,領導的日程、工作進度,公司所有人都能看到。

                  重視Context的好處在于,員工能更清晰地了解公司的動作意圖,也能親身參與到公司發展中,而不僅僅是執行命令。在這個過程中,公司的策略不容易“走形”,員工的積極性也能夠得到激發。

                  總的來說,飛書不是單純地把工作從線下搬到線上,也不只是解決了時間維度的效率問題,其存在的核心意義更多是重塑了員工的工作思路和公司的管理方式。由于產品優勢和設計思路的前瞻性顯而易見,飛書很快就成為了先進企業的首選。

                  “先飛”帶“后飛”

                  除了闡釋初心、發布新產品,“飛書未來無限大會”另一個展示重點是飛書一年多來的商業化成果。從官網信息和大會演示視頻來看,飛書的客戶列表可謂“星光熠熠”:小米、物美、華潤、蔚來、藍城兄弟、貨拉拉……飛書的客戶多是行業頭部玩家,且都站在潮流前沿。

                  客戶共性的出現與飛書的拓展路徑有關:一方面,上述企業大多發展較快,內部人員龐雜,所以在信息傳達和工作效率方面的提升訴求極強,天然就是飛書的目標客戶;另一方面,基于自身的產品特性,飛書在商業化方面選擇了從互聯網、高科技、新媒體三大核心領域切入,逐步向金融、零售等更多行業滲透的策略。

                  部分飛書的客戶,圖源:飛書官網

                  去年10月,小米公司開始小范圍嘗試使用飛書,并逐漸推廣至全員近2萬名員工,雷軍曾公開為飛書“站臺”,稱飛書“越用越順手”。


                  雷軍在微頭條稱贊飛書

                  小米業務線多、且員工分布在全球各地,因此溝通效率是其辦公場景的核心痛點。在全面推廣飛書之前,小米各子公司/部門之間多是獨立運作,員工用的是各自的個人IM工具、通過離線文檔來同步項目信息,視頻會議、云盤、郵件等更是處于多套工具并用的狀態。

                  內部系統的割裂極大影響了效率,飛書的引入相當于打通了各個辦公功能,企業內部的信息得以沉淀。此外,飛書的聯系人功能還讓小米員工能夠快速定位其他部門的業務同事,破解了原先內部跨團隊溝通不便、拉群加人效率低的難題。

                  對于像小米這樣的全球化企業來說,跨時區、跨國別的溝通是其要面對的個性化問題。借助飛書,海外的小米員工也可以獲得和國內同事一致的溝通寫作體驗,飛書還提供了諸如日歷輔助時區等方便跨時區溝通的功能,從產品能力上為全球化企業打造無邊界組織進行了一系列底層設計。

                  如果說小米和字節跳動有企業基因上的共性(比如都成長于移動互聯網時代、都熱衷于探索前沿科技),那么物美案例則是飛書跨行業能力的集中展現。

                  疫情期間,物美集團在北京各社區提貨站情況的更新、各區店長的溝通、項目的推進等均在飛書上完成,集團幾萬名員工實現了全員在線。此外,物美各個部門還在飛書上建立起了對內工作的“服務臺”,以“IT系統運維”服務臺為例,當門店有相關問題時,可以直接點擊“IT系統運維”反饋,無需再到處找IT同事詢問。

                  商業世界之外,飛書還進入了校園。基于良好的生態環境和開放能力,飛書為南開大學的個性化功能開發提供了基礎平臺。南開微應用、消息中心、意見簿、南開一碼通等自建應用相繼集成到了飛書上,師生也可以在飛書上快速接入課程評教、信息查詢、一卡通充值等基礎校園服務。

                  產品是最好的廣告:南開大學的師生已自發使用起了飛書的其他功能,當下,飛書已經成為南開大學建設“智慧校園”的“第一門戶”。

                  從各行業客戶的反饋來看,飛書成功地幫助B端管理層和C端使用者實現了效率的提升和工作方式的改善。而在這個過程中,飛書也受益于客戶在降本增效方面的成果。

                  回本溯源,TO B無疑是個長期風口,大量市場空間尚待挖掘,但企業服務之所以能在這幾年成為行業熱點,原因在于企業對降本增效的需求越來越強烈。這意味著TO B產品的核心競爭力不來源于價格戰、也不在于營銷上的發力,而是實實在在地幫助企業提升效率。

                  在媒體交流環節,張楠表示,TO B是個慢行業,因此飛書做了5年到10年的規劃。長線來看,這個市場不僅是產品和產品之間在競爭,也是飛書的客戶和其他產品的客戶之間在競爭。

                  也就是說,接入飛書的先進企業相當于為飛書的潛在客戶“打了個樣”。隨著這類企業的業績和聲勢不斷提高,其管理方式也會隨之“破圈”,飛書將進入更多B端客戶的視野,最終形成“先飛”帶“后飛”的現象。

                  如今,除了字節跳動本身,那些自帶流量的“先飛”企業已經成為“飛效應”的最佳代言者,在數字化辦公的大勢中,“飛效應”還要去往更多地方。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有任何疑問都請聯系idonews@donews.com)

                  相關文章

                  正在加載......
                  欧洲性开放大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